戛纳,《花月杀手》名声很大。80岁的马丁能否重回巅峰?

日期:2023-06-20 17:01:58 / 人气:150

今年有很多大片值得期待。闪电侠,碟中谍7,沙丘2,水行侠2等。都是准时君的片单。除此之外,还有另一部代表作——《花月杀手》,不仅对商业票房有吸引力。这部电影由80岁的美国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执导,于6月19日在戛纳电影节首映。烂番茄新鲜度百分之九十七,MTC评分91。对于一贯发挥稳健的老马丁来说,这个成绩完全在意料之中。但观众对马丁的期待,并不是他与《焦点平面》的成熟玩法,而是他能否提供新的艺术或叙事体验。大年,大片今年是戛纳电影节的大年。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21部故事片中,有5部是历届金棕榈奖导演的新作。此外,还有韦斯·安德森、托德·海因斯、陈英雄等著名导演的新片,以及中国纪录片导演王冰的“青春”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春天》。在“一个关注”单元,朱一龙主演的《河边的错误》、周冬雨主演的《燃烧的冬天》等中国电影入围,在国内也引起了不小的关注。但对于戛纳艺术总监傅茂来说,恐怕本届电影节还有一大遗憾,那就是《花月杀手》未能角逐金棕榈奖。此前,福茂一直坚持劝说马丁或电影发行商Apple TV+,让《花月杀手》进入主竞赛单元,而不是放映单元,但他始终没有同意。在顶级电影云集的戛纳,《花月杀手》依然位居榜首,完全可以理解。这部电影的体量和配置代表了当今世界电影工业和艺术的最高水平。这部电影的长度为206分钟,是迄今为止马丁所有电影中第二长的,仅次于爱尔兰人的209分钟。费用高达2亿美元,比爱尔兰人的费用高出4100万美元。正因如此,电影的传统发行方派拉蒙无法承受成本压力,与流媒体Apple TV+一起承担电影制作。配置方面,《花月杀手》编剧之一的埃里克·罗斯(Eric Ross)曾写过《阿甘正传》、《本杰明·巴顿奇事》等影史经典。摄影师之一的罗德里格·普列托曾出演过《断背山》、《色戒》和《逃离德黑兰》,并与马丁合作过《华尔街之狼》和《爱尔兰人》。《花月杀手》的演员阵容中最吸引人的是“三位奥斯卡奖得主”——小、和布兰登·弗雷泽。其中,小理子和劳勃·狄·尼诺堪称马丁的“新欢”和“旧爱”,分别与马丁合作了5部和9部电影。布兰登刚刚凭借《鲸鱼》获得了今年的奥斯卡奖。在这部电影中,小理子扮演劳勃·狄·尼诺的侄子。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玩这种“父亲般”的关系了。早在1993年,小理子就在电影《一个男孩的一生》(迈克尔·卡顿·琼斯导演)中扮演了劳勃·狄·尼诺的继子。在2015年马丁的短片《选角风暴》中,小和争夺主角。联系到《花月杀手》,谁是马丁电影的真正主角就其场景和表演而言也变得有趣。为了盈利,这部谋杀电影是根据美国作家大卫·格兰的非虚构小说《弗劳尔·穆恩·凯勒:奥萨吉系列谋杀案和联邦调查局的诞生》改编的。格兰内的写作涉及市政事务、监狱、名人神秘死亡等题材,在全球拥有众多读者。罗伯特·帕丁森的神秘主义冒险电影《迷失Z城》源自格伦的原创纪录片。花月杀手的故事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奥塞奇印第安人是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因为他们的居住地盛产石油。但很快,奥萨吉人就一个接一个地悲惨死去,试图调查这些谋杀案的人也一个接一个地被谋杀。看到死者越来越多,新成立的FBI正式介入此案。在调查过程中,联邦调查局特工汤姆·莱特(杰西·普莱蒙饰)逐渐将矛头指向白人农场主威廉·霍尔(劳勃·狄·尼诺饰)。哈尔的侄子欧内斯特(小李子饰)与他和一个印度女人的婚姻以及他叔叔血腥的家族历史作斗争。从这简短的介绍中,我们可以提炼出电影丰富而复杂的叙事元素。西部,原住民,种族谋杀,种族婚姻,联邦调查局的诞生,财富,欲望,黑幕...但影片的重点是还原印第安人被杀的悲惨历史,唤起当代美国人对那段历史的客观关注。为了实现这一观点,马丁坚持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奥塞奇当地进行拍摄。其中大部分是在大多数谋杀案发生的费尔法克斯镇和印第安部落政府中心所在地波哈斯卡镇拍摄的。这些地方的很多建筑还保留着上世纪20年代的原貌,当年的故事还萦绕其中。此外,马丁通过走访奥塞梯社区、参加传统的印第安人晚宴、拜访前当地酋长(也是20世纪20年代被谋杀的印第安人后裔)等方式,更多地了解了这段从未出现在美国教科书中的历史。该负责人还以《与狼共舞》、《最后的莫希干人》等电影的非印第安视角为例,希望《花月杀手》能够真正正视过去,摒弃白人视角,拍摄印第安人的历史真相。故事,老朋友的电影在戛纳首映,好评如潮。英国《卫报》称赞这部电影是无与伦比的杰作,这个故事是美国权力的秘史。《完整电影》杂志认为,这部电影质疑了美国上个世纪的种种恶行,并将其与当代迫切的问题联系起来。《秃鹫》杂志选择了一个刁钻的角度,从电影《西部旧时代屈服于现代警察的悲剧》中看到了一段扭曲而不幸的婚姻。这个婚姻指的是白人和印第安人的通婚,也就是影片中的小和夫妇。《花月杀手》能够深入到这段婚姻中,小理子促成了剧本的修改。小理子最初扮演特工汤姆·赖特,后来又扮演厄内斯特。在他看来,欧内斯特在原著中写得不多,但他的特殊身份使他成为一个探索历史、表达种族斗争的完美角度人物。小理子和编剧商量,给厄内斯特的剧本加了台词,“把原来的剧本修改了一半”(编剧埃里克·罗斯)。《花月杀手》的故事不仅是关于历史的,也是关于个人的。它既尊重种族的独特性,又呈现出去种族化的人文视角。这一点在111秒的电影首个预告中就可以看出来。比如奥塞梯火车站的镜头。白人,印第安人,男人,女人,平民,侦探,各种各样的角色,共同绘制了一幅种族兼容又互相排斥,现代工业闯入历史长河的复杂画面。石油塔矗立在西部平原和牧场上,类似于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经典电影《血色将至》(2007)中的致富血泪史。难怪粉丝觉得两部电影的主视觉海报看起来很像。以及伴随着尸体、历史书、照片等元素的台词——“你能在这幅画里找到狼吗?”然后影片完全投入恐怖,让人在历史的深渊里听到影子杀人的声音。马丁的电影总是披着类型片的外壳,用黑帮、谋杀、精神分裂、监禁等元素来吸引眼球,但实际上,他的作品总是勾勒出深刻而艰难的时代幻影。比如它的成名作《出租车司机》(1976),如果轻看,可能很难理解它为什么能获得金棕榈奖。然而,如果我们致力于男主角特拉维斯的生活,我们可以意识到,纽约街头的污秽和混乱反映了他在目前和未来的情感虚无。但他的无知和对亲密关系的渴望,在47年后依然能以同样的孤独频率冲击着现在的时代。特拉维斯是个孤独的人,你我也是。难道不是老马丁吗?他的孤独,通过《花月杀手》体现为“时间抓不住故事”。对于这个故事,他觉得自己即将成为一个老朋友。就像他在电影《采访》里说的——我老了。我看书,我看,我想讲故事,但是没有时间。当乔治·卢卡斯和史蒂文·艾伦·斯皮尔伯格共同为黑泽明颁发奥斯卡终身成就奖时,黑泽明说他现在才看到电影的可能性,但为时已晚。那一年,黑泽明80岁。就像今年的马丁·斯科塞斯。作者:冼浩

作者:杏运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安信 开云 焦点 摩登 杏耀 蓝狮

COPYRIGHT 杏运娱乐 版权所有